January 1, 2014

人物│一天刷十六個馬桶的總經理─前亞都麗緻總經理蘇國垚專訪

Originally Written in 2009


前言:2014,嶄新的一年,也下定決心,好好耕耘我荒廢已久的部落格。

採訪過形形色色的人物,有些很值得分享的文章沒有公開發表,有點可惜。


因此,從今天起,會陸續分享幾篇精選的採訪文,希望能帶給大家正面的能量!


新的一年,我們都加油!Happy New Year!! :)   by Jia



生命中的第一個「一見鍾情」

十二月一日,初冬的午後,太陽的暖度仍敵不過微寒的風。四點整,刻有「高雄餐旅學院」六個大字的校碑映入眼簾。進門前被校門口的警衛攔了下來,我告知其採訪來意後,警衛緊繃的臉緩和了,不僅不用押證件,還好心地告訴我怎麼去「雲天咖啡」。

進了校門,整片如茵的綠草地在眼底蔓延,翠綠的絨毯上,散佈著幾座大型的戶外雕刻藝術品。以淺色為基調的建築物,簡潔又大方,牆上的裝飾品替校園增添了幾分文藝氣息。身穿深綠色制服或潔白廚師服的學生們不時穿梭在紅磚鋪成的小徑上,爽朗的談笑聲飄散在徐徐微風中。隨著夕陽逐漸拉長,我的心情也愈發緊張。

夜幕低垂,我頻頻打量著每位經過的行人,總算尋著那張和書籍封面一模一樣的面孔─蘇國垚先生。用髮蠟抓出的髮型讓他看起來神采奕奕,比實際年齡少了十來歲。他穿著格紋襯衫,衣領上掛著一副膠框眼鏡,配上卡其色長褲與咖啡色皮鞋,看起來休閒但不隨便。儘管他略紅的雙眼看起來有些疲憊,仍滿臉笑容地向我快步走來。最近他因為忙著和班上學生約談,所以有些遲到。他匆忙地放下手中的約談單,雙手遞給我一張名片,並且連聲道歉。席間他接過幾通電話,因為上課堅持不接電話,所以下課後電話總是特別多。「抱歉,學生都很喜歡打給我,我連在家中學生電話都很多,所以有時候太太會抱怨。」他略帶歉意地笑著說。

一九五三年十月二十三日,出身在汐止煤礦望族的蘇國垚,家庭背景富裕,幾可媲美鹿港辜家。家族規模十分龐大,有五百餘人之多。父母很重視教育,為此舉家遷至台北市。「牛牽到北京還是牛。」他心虛地笑著用閩南語說。家裡四個兄弟姊妹對讀書都沒興趣,因此搬家後成績仍未見起色。然而,初中就讀耶穌會的徐薇中學對他影響極深。「神父教我做人處事,有時也會講一些外國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從他們身上學到那股使命感。」使命感,是許多安逸生活中的年輕人所缺乏的,「他們一生奉獻的使命感很令人感動,對我影響非常大。」

畢業後,父親替他填選志願,在反覆刪改後,選擇了淡水工商的觀光科。問父親為何選觀光科?「念五專就不用大學聯考,念觀光可以吃喝玩樂,環遊世界,或者當空少,搭飛機不用錢,哇塞!多好啊!」事隔多年,談起這段改變一生的經歷,他仍搭配豐富的手勢,眉飛色舞地說。


遇到困境,才懂得找出路
    
對觀光真正的熱愛是從五專畢業後,兩個月的實習中萌芽的。天生就是個快樂寶寶,自嘲為「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他非常喜愛與人接觸,從而得到服務的成就感。幫助客人開門、提行李或是跑腿,得到一個微笑、一句感謝、一點小費、甚至是緊緊地握手表達感激之情,彷彿你的小小功勞就足以讓他永生銘記,都讓他覺得「這種幫助別人的感覺實在太棒了!」

當完兵後,女朋友的父親深恐女兒會嫁給這個「嬉皮」,便舉家移民至美國。就憑著「追女朋友」的這股傻勁,讓蘇國垚毅然決然遠赴美國求學,成為家族中自清朝道光十八年以來,第一個出國留學的─而且理由不是為了求學深造。

送機的那天,母親叮嚀他要好好念書,當時的他,居然還反問為什麼。原來,父親為了籌錢,甚至連土地、房子都賣了。不過當時他並未完全覺醒,真正讓他發憤圖強的是之後的打擊:到了美國,原先的目標沒有達成─女朋友結婚了,但新郎不是他。不過,失戀的打擊卻讓他下定決心要認真念書。「年輕人常缺乏刺激。」心碎,替蘇國垚開啟了另一扇成功之門。

美國加州大學有近七成的華裔學生,因為思想文化相近,因此相處甚歡。除此之外,交友廣闊的他,也有許多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朋友。獨立在外的環境,讓他剪髮燒飯樣樣會。「寫信給爸爸是要錢,寫信給媽媽是要食譜。」由於吃不慣學校食物,加上物價高昂,便自己學做菜,甚至開始做起「外燴」,常受各國朋友邀請至家中做菜。這些多元文化的經歷對他日後接待各國貴賓皆有莫大的助益。

在美國三年的日子裡,他從未上過理髮廳。朋友結婚的前一晚,甚至還請他幫忙剪頭髮,技術之深受肯定,可見一斑。而結婚後的前六年,因為處於「經濟弱勢」,因此家中燒飯的工作都是由他一手包辦。此外,他也傳授太太剪頭髮的技術,直到擔任總經理,為了儀表能更體面,他才開始到理髮廳理髮。「遇到困境,才懂得找出路。」他收起一貫的笑意,有些嚴肅地說。

剛開始到朋友家中的餐廳打工,後來改在學校圖書館打工。「投入、認真、負責任。」工作表現良好的他,才第二個學期就升任監督員(supervisor)一職。其他員工下班後,監督員便是圖書館最大的職位,假日圖書館的開關門也是由監督員負責。「負責任非常重要。」由於父母從小教導要負責任的態度,讓他擔任消防兵當班的時候,不像其他阿兵哥總是翹班打球,而是寸步不離地緊盯著警報器,只為了做好應盡的責任。


宇宙中最美的,是心中的使命感
    
畢業後,蘇國垚到擁有一千五百間客房的加州知名飯店Bonaventure工作。他不僅是眾多面試者中唯一雀屏中選的,更期間遇到他的生命中的貴人之一─德籍的房務部總監。她非常有威嚴,做錯事的員工在她面前都會害怕得發抖,但當她得知蘇國垚即將返台,卻極力挽留蘇國垚,甚至告訴他如果是身分問題,將不惜要讓助理跟蘇國垚「假結婚」,以取得在美居留權。她教導蘇國垚許多工作制度層面的道理,做事情的技巧等等,對他日後擔任管理職務影響很深。

談到這裡,蘇國垚想起另一個生命貴人。當時,第一次被圖書館「召喚」的時候,他嚇得不知所措,還以為要被開除。原來,美國的圖書館有定期考核制度,要給員工評價。當時的管理者認為蘇國垚待人和善,工作表現優異,素質又好,但是應該要「善良又堅定」,才不會淪為沒有原則的濫好人。這些道德原則以及是非觀念,對他也有極大的啟發。如今,他不僅做到了容易相處卻有原則,也將這個寶貴的智慧傳承給其他人。

在飯店工作約半年後,為了跟越洋訂婚的新娘結婚,加上工作遇上因開除員工而受到死亡威脅的瓶頸,以及一份莫名的使命感,因而決定返台。然而,工作並沒有想像中的好找。頂著留學生的光環,握有當時青輔會主委連戰的推薦信,漫長的六個月中,他卻處處碰釘子─直到遇見亞都麗緻的嚴長壽總裁,信任他、授權他、並願意提供他一個大舞台發揮所長及創意的貴人。

初任亞都麗緻的儲備幹部,儘管名稱顯赫,所有工作還是得從基層做起。他曾經一天刷十六個馬桶、鋪十六張床,也曾在輪調到廚房的時候,被大廚指派剝大蒜長達兩個星期。想起手上曾經的濃厚蒜味,仍讓他記憶猶新。追尋夢想的過程中,免不了會遇上挫折。然而,「挫折,是耐性的訓練。」憑著熱忱,他順利熬過了他人眼中的各種苦差事,並且在三十六歲時,成為全台最年輕的五星級飯店總經理。「行行出狀元,位位出冠軍。」他意味深長地說。

是什麼樣的動力讓蘇國垚能在飯店業中維持熱忱?「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是能讓人快樂的。」他說,「有能力的人本來就該幫助能力不足或是需要幫助的人。」從工作中得到樂趣與成就感,對他來說,比什麼都重要。由於餐飲業都需要從基層做起,常常容易被社會貶低,但他總是鼓勵學生:「要不時自我勉勵,也要對自己負責。」要學會獨立自主,讓自己做生命的主宰者,並且「找到興趣,努力去做!」他認為,現在的年輕人因為缺乏適當的典範,往往容易安於現狀,而不知往前。他猛地敲了一下桌子,揚聲說道:「別老是想著不勞而獲,要振作起來!」

受到一些「很神」的業界老師激發,十九歲的時候,他立志一定要當老師。在美國求學時,便已經將「當老師」放入未來藍圖中。「當一個好的總經理,只能照顧一個飯店的人;但當一個好老師,卻能造福無數的學生。」一學期就能教八百多位學生,教育所累積的力量,的確遠勝於前者。多年來的飯店生涯,他的方向始終不變,總是努力朝目標前進。「有遠憂,故無近慮。」他看著遠方,輕輕地說。自律,讓他不輕易妥協,勇於追尋自己的夢想。成功對他而言,並不是有名有利,而是能積極付出,並對社會有所貢獻。

「教書是還願,不是償債。」他自嘲地說。債還完就沒了,教書,則是無怨無悔的付出。每天早上準時六點二十到校,總是陪學生一同晚自習,直到晚間十一點才離開。「這是有意義的事情。」他微笑著說,絲毫不引以為苦,反而樂在其中。只要有意義的事情,他都會很努力去做。「這是FedEx那種使命必達的態度,Mission Impossible。」這是標準的上課語言─為了跟學生更貼近,他總是想盡辦法用電影或者其他生活化的方式傳達理念。



 不知不覺中,已經六點半了,訪談已告尾聲。他開心地收下我特地買的甜柿子,笑著說道:「我同事一定很開心,他們又有東西可以吃了!」目送他匆匆離去的背影後,在踱步回停車場的路上,我仰頭望著星空,想起他剛才分享的印度諺語,也是不久前美國總統歐巴馬在演講中引述的句子:「宇宙中最美的是頭頂上的星空,以及心中的那份使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