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5, 2014

人物│服裝設計,一場美麗的意外。─設計師蔣文慈專訪

Originally written in 2012


上圖為著名的Miss Ugly娃娃頭,與打扮酷酷但人很nice的蔣文慈老師。

(這裡的員工都尊稱他為"老師")


服裝設計師,純屬意外



頂著時髦捲髮,配上個性的黑色粗框眼鏡,絲毫沒有知名設計師的大架子─這就是台灣知名設計師,蔣文慈。服裝設計產業的榮景,許多人努力不懈,只盼能夠嶄露頭角。令我意外的是,蔣文慈卻從未想過要當設計師。「我非常喜歡畫畫,當設計師只是個意外。」她淡淡地說。未能如願考上美術系,喜愛閱讀的蔣文慈便選擇英文系,教科書的乏味讓她萌生轉系的念頭。服裝產業看似跟畫畫最相關,因此就誤打誤撞地開始了輔大織品系的求學生涯。

畢業之後,她幸運地直接以設計師的身分,從事牛仔布的服飾設計。不過這種單調又重複性高的工作,讓她決定放棄工作,與朋友去歐洲自助旅行兩個月,體驗不同的生活。1990年代的台灣,依舊封閉又保守,到歐洲的衝擊,讓她決定想改變、想留下,因而萌生出國求學的念頭。當時的她,想過轉行到自己最愛的美術設計,甚至因為愛看電影而考慮過電影系,但又不甘心這幾年在服裝業的累積白白浪費,所以最後仍就選擇法國的服裝設計學院。




法國求學,當頭棒喝的轉捩點


第一年念的學校是ESMOD,屬於培訓服裝產業的專業人員為主,強調技巧,對蔣文慈而言,除了變個虛榮浮誇,並無太大收穫。後來,因為申請到獎學金,又到了另一間學校,Studio Bercot,再念了兩年的書,搭配一年的實習。這間學校重視創意與啟發,改變了蔣文慈的一生。

原來,蔣文慈一直努力做出「別人會滿意」的作品,卻從未表現真實的自己。直到有次交作業,身兼校長的老師破口大罵:「這是什麼東西?簡直是惡魔!」然後毫不留情地直接在封面畫上拿著三叉戟的惡魔。當頭棒喝的責罵,讓她徹底醒悟,原來自己只為了討好別人,為了設計而設計,「這也是年輕設計師常犯的錯。」她提醒。自此而後,她學會多觀察,也學會忠於自我,為日後的設計之路鋪下良好的觀念。畢業後,她繼續到巴黎製衣公會學校,修習半年的立體剪裁課程,然後如同所有設計師的夢想,也在法國舉辦了一場秀。

六十多套的服裝秀,從頭到尾自己包辦。為了省錢,她擅用碎布料拼接,卻也意外做出個人風格,這個美麗的錯誤加上她個性喜歡小熱鬧,因而成為蔣文慈的特色之一。成功的服裝秀受到法國女裝雜誌《美麗佳人》記者的讚賞,並安排專訪。訪問結束後,記者問她是否考慮留在法國發展?離開台灣四年半的她,沒有想太多,「機票買好了。」就這樣一句話,於是她回國。



創業,不為五斗米折腰


回到台灣後,因為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因而萌生創業的想法。「不為五斗米折腰,乾脆自己做!」秉持著這樣的單純信念,她便於1995年,開始個人工作室,以接受個人造型設計及服裝訂做為主,並參與多齣劇場、舞蹈、及電視廣告服裝之設計與製作。然而,接單的生活並不穩定,她想到「辦秀或許可以讓品牌更穩定」,既然語言不通的法國都能辦秀了,自己的國家何難之有?於是,她在誠品舉辦了第一場秀,也因而得到衣蝶百貨的駐櫃邀約,以「WENTSE蔣文慈」的品牌正式開始,經營團隊也逐漸成形。

在經營的過程中,最大的問題不是設計,而是人。沒有任何管理相關背景的蔣文慈,跌跌撞撞的創業過程,只能從錯誤中學習。也因為管理人事的複雜,讓她失去許多創作的時間,也帶來巨大的生活壓力。一開始,她只想藉由創業展現自己。漸漸的,她體會到生存的重要。「做喜歡的事情,前提是能生存。」有錢才能生存,但生存並非迎合眾人,而是創造出可以換錢的價值。因此,在生存的前提之下,要先找到別人的需要,而非自己的需要。「這並不代表藝術要與商業妥協,」蔣文慈說,「只要角度夠高、有創意與理念,兩者(藝術與商業)並不衝突。」





服裝,傳達理念的媒介


對蔣文慈而言,服裝是她與外界溝同的媒介,可以傳達自我理念的平台,也能透過服裝接受到外界的訊息。在法國求學時期,她常常去看各種表演,也受到啟發。因此,除了接案可以補貼創立品牌的資金,跨界的溝通也往往帶給他許多挑戰,讓她將過去經驗與新的合作結合,也讓她在新的經驗中啟發與成長,因此與戲劇、電視廣告等跨界合作對蔣文慈來說,是一件非常有趣又收穫滿滿的事。

談到理念,蔣文慈於2005年,成立了更年輕的附牌playin’:
“玩,是正流行的東西
 
玩東西,正流行
 
流行的東西,是玩
 
流行正是,玩東西”

其中,顛覆其他品牌找真人代言的方式,她選擇以虛擬人物Miss Ugly代言。為何選擇Miss Ugly?原因有二:首先,真人代言費用高昂,這是現實問題。其次,雖然當初設計公司提供三個「候選人」,經過公司投票後,Miss Ugly無人支持,「因為太醜。」她笑著說。不過,Miss Ugly那種看似天真,卻又帶點邪氣的娃娃,正巧是蔣文慈從小就著迷的風格。「我覺得她的個性最像我,身為品牌的設計師,我希望選擇跟我個性相同的娃娃代言。」因此,她推翻了表決,也賦予了這個娃娃非常忠實的名字─Miss Ugly

隨著品牌日益茁壯,經驗慢慢累積,蔣文慈也逐漸拾回信心。關於品牌
經營,她笑著說:「就像修行一樣。」是條艱苦、壓力大且充滿挑戰的路。總算,她撐過來了,也交出了漂亮的成績。未來,她希望能從品牌經營中抽身,更專注於她最愛也最有生產力的設計。相信以她的才華、努力與毅力,能夠持續在設計圈繼續發光發熱,並替台灣設計注入新的活力。




圖片提供:Playin'